渴望道德

想做一个优雅的人

做一个懂得极致礼貌的人

任人夸我特别的绅士

时时有着道德雅兴

哪怕旁无一人

有一颗沉稳的心

信誉是我的盾牌

人品两个俗字就不要出现了

他人的话在我眼里可能是个建议

我没必要为之烦恼

因为我相信我拿捏一切

人很多 依旧孤独

我的本性,高贵的根基

无可动摇

一门之隔

又吵了

这件事发生在几年前,差不多忘了

偶尔看到那门我就想起一件事,这件事是一件耻辱的事。

我至今无法想象情侣吵架,

为一件说起来好笑的事情而吵的不可开交。

今天,她没妥协,他也不会原谅,

这次,把这门里的世界摧毁掉,这是他想的。

那个世界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一点动静都没,

不管他在门外如何劝说她,用各种奸计骗她,她就是不把门打开。

这真是灾难啊!他一遍一遍的在门外问自己:当初为什么和她在一起?

我他妈疯了,想着为什么跟这种人纠缠上了。

门里的世界依旧很安静,

让他有种错觉里面的世界在做祷告,

如此的虔诚或神圣。

抛开这些,他还是选择用脚去踹门,

天使啊!你可别怪我,我真的很想进来,你就让我进来吧!

我要是进去了,我第一反应是什么呢?

是愤怒的吼一下这个恶心的怪物吗?

还是说几句好听的话给天使听?

我估计都做不到,心里间又觉的自己有几分好笑。

门踹不开,他太廋弱了,力量还不够强大。

无处发泄的愤怒和搅在一起的无力感就像从一场极度狰狞的噩梦中醒来,

如果她死掉了这噩梦就会结束——他突然这样想着,又觉得自己实在恶心。

愤怒时期过后,他通过另一边的窗户告诉她让她把门打开。

我用的什么口吻,什么话语,让她开门我记不得了。

外面的我听到里面的她哭着同意把她那世界的门打开。

可门坏了。

再后面就记不得了,门弄开后,那晚我们应该又做爱了一次。

想想过了好久这件事我还记得,大概我是一个小气的人。

我眼中的慢

今天很累,昨晚没休息好

再加上早上六点钟就被吵醒了,我很少这个点起床,

除非有事,要么醒了躺在床上耗到窗帘透亮才想着起床

还有,我总觉的自己很懒,

在某时,只要一想到自己在偷懒,我就会狠狠的嫌弃一下自己

以免再犯这种无聊的错误,以及减少每日三省吾身的次数

正因为我懒,我就想着偷懒

抱歉,是这样的。我没办法突然改变自己

而且现在,我懒的再解释自己的懒了

俗话说十年磨一剑,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慢工出细活,

龟兔赛跑的育儿故事,

还有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莫文蔚的慢慢喜欢你;

现在说说我眼中的慢。

慢?

你别挡着人了

背后的青年说完话用力把你一堆,

还没来得及cao,转眼工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人海中

你走着走着,本来你快把这件事忘了

没过多久在你背后接二连三的男人

一次次从你背后把你推到一边

这次你总算怒了,提起步子马上就追了上去

你跑的很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从你视线中模糊掉

我就在想,人家根本没惦记着我呢,他们也只是鲁莽了一点

想着想着,我的步子也就慢了下来

最后干脆改回了走路

就在这时一个长相奇丑的男人,拖着勉强矫健的步子跑着,

他并没推我挤我,得意的跟我说:你真傻!

顿时我泪流满面,哭哭啼啼的说道:我慢点怎么了?有错吗?有错吗我?有错吗?

最近喜欢说含有“慢”字的话

仅此不够。近段时间我喜欢上慢

慢慢的看本书,慢慢的做一件事,慢慢的吃一碗饭,慢慢的说一句话

慢是一种专注,慢是一种对抗孤独的毅力

以前总想着快,如果有一件事情终究要到来,何必如此着急呢

毕竟终究要来的嘛

就在还没到来的那刻,去忍耐中间那段细长的时光,

将期待刻意的延长,或许快乐就不会轻易的死去了

你看,慢点,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