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梅丸加减治疗失眠

        王中琳教授为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脑病科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从医执教 20余年,注重中医理论的学习与临床的研究,坚持运用中医传统的方法结合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医。临证习用经方、善用经方,并在精读本草经典著作、熟谙药物性能的基础上巧妙加减药物,临证疗效显著,深得患者好评。王教授治疗失眠独具心得,验案颇丰,现从其使用乌梅丸加减治疗失眠角度试述之。

        失眠,又称入睡和维持睡眠障碍,中医又称“不寐”、“不得卧”、“目不瞑”,是以经常不能获得正常睡眠为特征的一类病证,可以表现为入睡困难、易醒,早醒,以及醒后难以再次入睡。由于患者夜间睡眠时间减少、睡眠质量无法保证,日间可出现多种不适感,如:瞌睡、乏力、心烦易怒、紧张不安、双目干涩、头昏头胀、耳鸣等。

        乌梅丸首见于东汉张仲景的《伤寒论》第338条,由乌梅、细辛、干姜、黄连、当归、附子、蜀椒、桂枝、人参、黄柏十味药物组成,主治蛔厥和久利证。后世医家在临证中不断扩展运用本方,特别是现代,人们对乌梅丸的运用越来越广泛,但多用于脾胃、肝胆、妇科系疾病。王教授临证中谨守仲景“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之训,发现对于部分失眠患者,使用乌梅丸加减治之,颇为对证。现举验案2则:

        验案一:周某,女,35岁,主诉“眠差3年余,加重2个月”。患者3年来由于工作原因睡眠时间不稳定,出现入睡困难、眠后易醒,夜间睡眠约5小时,自诉平日服用健脑补脑类药物,效果不佳。近2个月来眠差加重,梦多易醒,醒后难以再次入睡,夜间睡眠约3-4小时。平素易心烦,纳可,大便不成形,日1次,小便可。舌质暗红,苔薄黄,脉浮弦。予乌梅丸加减治之,药物组成:乌梅20g、党参12g、当归9g、炮附子6g、桂枝6g、干姜6g、川椒6g、细辛3g、黄连12g、黄柏9g、酸枣仁30g、元胡30g、木槿皮15g 7剂,日一剂,水煎服,早晚分服。二诊患者睡眠好转,大便成形,原方稍有化裁继服14剂,失眠得愈,随访半年,未再复发。

        验案二:田某,女,37岁,主诉“眠差2年余”。患者2年前因工作原因睡眠不规律而出现眠差,现症见:入睡困难、梦多、睡1-2小时即醒,醒后难以再次入睡,甚至彻夜不眠,昼日神倦体乏,头晕眼花、心烦不安、易头痛心慌、常有耳鸣。纳可,大便稀,夜尿频。舌质红,苔薄白,脉细弦。方予乌梅丸加减,药物组成:乌梅20g、党参12g、当归12g、炮附子6g、桂枝6g、干姜6g、细辛3g、川椒6g、黄连12g、黄柏9g、酸枣仁30g、元胡20g、磁石40g、阿胶12g(烊化) 7剂,日一剂,水煎服,早晚分服。二诊眠差、便稀好转,耳鸣未曾出现,药证合拍,原方继服14剂,失眠得愈,随访半年,未再复发。

        按:失眠,可由他病影响而致,也可由机体气血阴阳失调引起,王老师认为治疗失眠,必须重视“审症求因”的原则,分清继发性失眠与单纯性失眠。若患者失眠继发于原发病之后,当首要治疗原发病,原发病得到治疗减轻,失眠自会缓解甚至痊愈。对于单纯性失眠,可宗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五版教材所述,病理变化总属阳盛阴衰,阴阳失交,从肝火扰心、痰热扰心、心脾两虚、心肾不交、心胆气虚等角度治之。但又当灵活应变,因为仅上述五证并不能总括临床中所有失眠证型,需要谨守“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的辨证论治原则,实事求是的分析患者当下的病理病机,灵活运用经方、时方相应治之,切勿死搬教条,胶柱鼓瑟。此二则病案,患者均有心烦不安、寝寐难成之症,似可从心肝火旺角度治之,但详询病史,病人皆有大便偏稀的症状,综合考虑,二者皆属上热下寒、寒热错杂之证。张仲景在论述乌梅丸方治中有“其人躁无暂安时”、“复时烦”、“久利”之语,且从乌梅丸方药组成分析,此方确为寒热并用、温清同施之法。《医宗金鉴》也有“此药之性味,酸苦辛温,寒热并用,故能解阴阳错杂,寒热混淆之邪也”之语。再者失眠为病,总属阴阳失交,而厥阴为病,亦是“阴阳气不相顺接”,参考厥阴之治,采用上清下温,顺接阴阳之法治疗此类失眠当为可行,而若无视寒热错杂之实,因上热而盲用清下之法,上热未必即去,下寒必加更甚,利必不止。乌梅丸中乌梅味酸,当归味甘,酸甘化阴,能益肝阴,养心血;川椒、细辛味辛而麻辣,可通阳疏肝,散寒破阴;黄连黄柏苦寒泄热,可除扰心的邪热;附子、桂枝、干姜辛甘而热,既可温中除寒止泻,又有防连柏苦寒败胃之意;党参可培运中土,又与乌梅、当归合用达到气血双补、养心安神的目的,诸药合用,共奏清上温下、调补气血、交通阴阳、安神助眠之功。案中处方加用酸枣仁、元胡、木槿皮、磁石、阿胶等药,因其皆有加强助眠安神之功。加用酸枣仁,取其补肝醒脾、益心安神之用。《本草经疏》载:“酸枣仁,实酸平,仁则兼甘。专补肝胆,亦复醒脾。熟则芳香,香气入脾,故能归脾。能补胆气,故可温胆。母子之气相通,故亦主虚烦、烦心不得眠”,《本草害利》亦谓其“补心猛将”,“用疗彻夜无眠”。元胡,为行气活血要药,其可行血中气滞,气中血滞,气畅血行,心神自安。木槿皮,《本草拾遗》载“作次服之,令人得睡,并炒用”,《医林纂要》中尚有“去热,安心神……治心烦不眠”之语。磁石,《名医别录》载可“养肾藏,强骨气,益精除烦”,《本草纲目》载可“治肾家诸病,通耳明目”,病案二患者神倦体乏,心烦不安,耳鸣眼花,用之正为的对。阿胶功可补血滋阴,用治眩晕心悸、心烦不眠。全方既取仲景乌梅丸方精妙配伍以中寒热错杂之病机,又合理加用安神助眠之药,标本同治,故能取得较好的临床疗效。

关于写诗

烂透了

看了我前面写的几首烂诗真的是烂

仔细一想全是喝酒的时候瞎编的,真让人头大

还是清醒点好,谁心里没个李白呢,可李白酒后诗是越写越好

要是有他那天份就好了!

我的小心肝你要聪明点呀!

程爷爷验方整理

一些笔记:

陈爷爷经常开一些食疗的方子,本以为食疗方效果肯定不如汤药好,后来看到程爷爷的医案细想一下十分震惊,心想日后一定要效仿这种方式给病人开方。

1.掌握配伍剂量药性

一个好的方子应有清晰的配伍,剂量,以及明确的治疗原则。
药性要掌握的十分清楚,不同病要用不同的药,因为不一定这种病用这种药就有效,某种程度上讲可能存在因人而异的情况。有言:同病异治,异病同治。
药有三焦升降,切忌在不了解药性的情况开方,否则看起有效实则无效,这不仅给病患带来烦恼也给自己增加负担。
开方尽量要简单,方子复杂了不好掌握,如果能用单方就不用经方。

2.注重食疗方

食疗方优点:
1.让病人觉得自己的病不严重,不仅有吃有喝还能治病。
2.兼美味并有治疗作用。两全齐美。以人为本嘛!

食疗方特别重要,在向程爷爷学习的过程中,程爷爷很多时候开给病人的方子都是食疗方,单方常与动物肉及内脏为伍,这是一个好的方式,病人不仅吃好喝好还能调理好身体。还有一个不传之秘就是,在烹饪食物的过程中,增加一些玄学的烹饪技巧,比如炖煮过程中不能让病人闻到食物的气味,炖煮好后端给病人服用时不要告诉病人是什么让他服用就可以了。这种技巧种类五花八门,个人认为同时在给病人的精神起到治疗作用。虽然这有点反科学,不过更像是生命哲学里一件有意义的形式,值得参考也值得推崇。不要问为什么,因为这没什么。

3.注重针灸疗法

针灸对预防起到重要的预防调理作用,在病未发作时调理身体气血阴阳,达到抗病防病的效果。

《灵枢·逆顺》:“上工刺其未生者也,其次刺其未盛者也,其次刺其已衰者也。下工刺其方袭者也,与其形之盛者也,与其病之与脉相逆者也。方其盛也,勿敢毁伤;刺其已衰,势必大昌。故曰: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此之谓也。


程爷爷聊到从部队回乡时感叹: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得志猫儿雄过虎,落毛凤凰不如鸡

消肿止痛散

海金沙 芒硝 冰片 白芷等量研末调红糖水外敷,1-3天内常换。

肺结核

治疗12例全部痊愈。

食疗方:桑树根皮。。。炖猪肉 待补充

口腔溃疡

1.乳香 白芷 研末漱口

2.白毛夏枯草(特苦)

口含维生素C治疗,以及云南白药牙膏(刷牙时间适当延长),云南白药粉

疝气痛

十三香调水喝

血瘀证心率失常.失眠

酸枣仁5g 远志5g 柏子仁5g 丹参5g

食疗方:猪心蒸酸枣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