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奶奶的叮嘱

park bird – worst mistake
    今天回家被爷爷奶奶训斥了一顿,足足听了他们讲课讲了一个小时,一开始还不屑,听着听着心里很是惭愧。奶奶告诉爷爷说我又瘦了,爷爷知道后夜里一醒来就想起了我,让他担心的睡不着觉。我默默的坐着,他们一句一句重复的讲,第一次一句话也没反驳他们,课上的差不多的时候爷爷看我似乎听进去了,难得脸上堆起了笑容。现在想想我真责怪自己很多时候有一个关心爱你的人在背后默默牵挂着你,我还不把他们的关心和爱当回事,我真是傻到极点了!
    关于体重状况,我需要如实汇报一下。目前不见增长,可能回家的这段时间依然有些不好的习惯无法突然间改过来,所以体重一直没见变化。前几天也在想这个问题,目前也有了一个方案(网上偶尔参考一下专业营养师的建议,哈哈哈!!)。第一,增强锻炼。第二,调理脾胃(酒喝多了,脾胃挺受罪的),第三,想少点多做点。

低俗小说,他的生活

    空闲时间想写点东西,纠结了很久就是不知道想写点啥。昨晚在跟一个老同学喝酒,他喝的也挺多,酒醉之际聊了很多他的事情。晚上时候脑袋又在想着他昨天说的那些故事,以及还有我那久久不能释放的心情。所以,今天就沉醉在爵士乐里随便写写他吧!一时兴起,这次会写点不一样的,不过先提一句:道德洁癖止步。
Stacey Kent – This Happy Madness
   他跟我是同学,我们在一起玩了很多年,我在社会上跑的时候他还在部队当兵,那时候我们也经常保持联系,就像大多数人再平常不过的挚友一样,会把自己最近一些心事互相倾吐给对方。有时候他们部队在大山里面搞演习,总是夜深人静没事的时候会突然打个电话给我,接了电话就会听到夜里熙熙囔囔的昆虫叫声,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各自聊着自己的生活。由于部队有保密规定,有时候尽管有些拘束,却丝毫不影响他跟我描述他对未来的憧憬,比如他总是会说他以后要做什么,退伍回家之后有什么安排。那时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非常有理想抱负的人,一个人静下来时还会想着自己的人生规划。
退伍之后家里给他买了辆奥迪车,这个同学喜欢泡酒吧,只要身上有点钱就开着车奔到武汉去玩。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刚好从国外回来,一到武汉他就带我到处玩,每天晚上总会去的地方不是酒吧就是清吧,还有一个叫“茶叶市场”的地方,这是一个美女云集的好去处,可以想像一下这个有酒又有美女的地方,对于男人而言简直是个醉生梦死的天堂。那段时间我们都很迷茫,大家也不知道生活该往哪个方向,我搁置了一切与工作有关的事情,陪着他在这里整晚喝的烂醉。那段时间我们每天晚上除了喝酒泡妞什么事情都没弄,因为你在这个地方你根本不会考虑明天是什么样子,大家只要今晚玩开心就好了,谁会去想明天的明天。可不管再怎么玩都好,玩了一阵子后大家还是会有些腻,他说他想搞点事情做,他让我帮帮忙,我就找了一家公司筹划他的事情,折腾一阵子后事情也算是搞妥了。本以为这样他的心思就会投入到工作当中去,想着也能让自己静下心来好好做事,想不到他的事情一开展起来就问题丛生,弄了一段时间后,我们俩也都没什么眉目,再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先是听到有人说女人间的话题是离不开男人的,反过来说就是男人间的话题也离不开女人,在武汉这个地方只要会玩是不需要召妓的。自从那次他让我帮他办的那个事情无果而终之后在老家“静”下心还没一个星期,他开着车拉上我和一个朋友又奔向了武汉的茶叶市场。其实我会跟着他去武汉很大部分原因是我在茶叶市场里喜欢了一个女孩子。我刚说到的“茶叶市场”,他称它为“摸摸唱”,我也是听着他这么叫慢慢才从中得到一些领悟。它不是单独指一个地方,而是有小妹的KTV并且可以摸又可以唱的地方,它跟夜总会不一样,在茶叶市场上班的女孩子流动性很大,上班时间也比较自由,所以很多女孩儿都是兼职的,其中也不乏学生。这段时间他和我都喜欢去这地方玩,我可以去找我喜欢的那个妹子,他也可以去耍姑娘睡觉;这么说不是想告诉别人我是个绅士,我也想和那个姑娘睡觉,可能业务不精通至今也没睡成。
在茶叶市场其中一间KTV包厢里,三三两两的男男女女抱在一起,场面不堪入目,有的男孩爬在女孩身上吮吸着什么,昏暗的灯光下还能看到有的女孩内裤被扒下坐在男孩大腿上,接着男孩的手会上下摆动着,另外一个角落可能安静一些,像是一对情侣楼在一起,如胶似漆的亲吻着,缠缠绵绵的似乎难舍难分。随处扭曲的肢体像一个个蠕动的虫子,伴随着躁狂的音乐在充斥着酒精味的小包厢里爬行着;这里近乎肉搏过的场景,告诉每一个人今晚只需要在这里娱乐至死。凌晨之后,音乐更加没有定义了,抒情的,悲伤的,怒吼的,香烟的味道撩起了每一个渴望极致高潮的男男女女。你在乎谎言吗?不,没人在乎,每一个人说起了自己最拿手的情话,告诉她有多漂亮多么迷人多么与众不同,不是我喜欢你,而是我真的爱你,爱你爱到想和你去厕所做爱!是吗?那一秒炙热的粉唇会吻向那个她心仪的人,当湿润的舌交织在一起时,谁还在乎爱情的定义呢,可能只有那男男女女原始的生殖细胞在渴望的回应着吧!
夜已安静,他搂着他的佳人,女孩说要去吃烧烤,他说他想回酒店,拗不她只好显的意见一致走向烧烤摊。那紧紧靠在一起的座椅上的人依旧在你侬我侬。回到酒店后的两人冲完凉,很快进入了正常程序,女孩子很乖巧主动地把他的衣服利索的脱掉了,还来不及等他说话女孩直接用嘴裹住了他那玩意儿,一瞬间他醉了,迷迷糊糊女孩给他口交了很长时间,他说估摸着有好几个小时。那晚,酒店标间的两张床上其实分别躺了两个女孩,另一个女孩是女孩的闺蜜。他把两张床拼在了一起,借口说这样床大点大家好睡一些。他总是习惯性的说鬼话,来掩饰他把姑娘智商看低的事实,所以此刻他酝酿了一个计谋,因为他已经同时在垂涎躺在另一边的闺蜜————一具更加别致娇嫩的酮体。幸运的是一晚下来,战士的战斗力低下,战火始终没有蔓延到边境,直到清晨两军才停止交火,似乎找到了和平谈判的出路;昨晚战场上还是火光冲天,此时此刻两军将领如同兄弟般亲密的楼在一起,你亲我一下,我亲你一下,来来回回不见双方有昨夜的痛恨恶绝。。。可也真是可怜了那女孩闺蜜,听了一晚上挠心窝的厮杀声。
又是一段时间没见了,我在佛山待了半年,这次我们见了面听他说他爸给他安排到了一家国企去给老板当司机,这段时间他的精彩生活依然没有结束,只是经济上有点拮据,还有几张信用卡每个月都要还,不过也阻止不了他对新生活的“探寻”,虽然更领悟了生活的不容易,但毕竟还是个年轻人啊!有一次老总在应酬,他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他瞅了旁边女孩一眼,那女孩温柔的笑着对他说。
“咦?你怎么不去和他们玩呀?!”
他说他只是个给老总开车的司机,那女孩不信马上说出了她的判断。
“我看你挎这么大个包,肯定不是司机,一看就像个老总。哈哈哈!”
无奈他说他真是司机,女孩子最后还是相信了,聊着聊着顺便就把这女孩微信也留了。
有一天女孩放假给他发微信问他有没时间,他高兴的跳起来马上把老总家的宾利豪车开过去请那女孩吃饭,后面觉得聊的挺投机,慢慢就熟识了。一天他去了她家,女孩在洗澡,她冲完凉走出卫生间时候,身上正冒着热气,还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氛味儿。他看到这一幕把持不住了,站起身来一把把那女孩抱起来丢到了床上。
就像大多数人一样,刚开始的情侣只要躺在了同一张床上,他们的关系就会越走越亲密。他敞着手臂,指尖夹着香烟笑着对女孩说:以后你下班不要回家了干脆来我家吧,我一个人住挺怕的!这也是他的鬼话,一个当过兵的人,见过活的一时死的一刻,见过稀巴烂到连老妈都不认识的尸体,说出这种话挺像一个笑话。可笑话也好,女孩很信这个笑话,真的以后不管多晚下班都会跑来陪这个“胆小鬼”。有一次他俩在床上正缱绻着,他跟女孩说:我教你口交吧!女孩看着他的眼睛告诉他:我跟我前男友在一起时早就学会这些了,不用你教,想试吗?
Stacey Kent & Jim Tomlinson – So Nice
   另一个女孩是在“摸摸唱”认识的,说到这个事的时候,他说他真后悔把以前在“摸摸唱”认识的女孩子微信删了,浪费了一大批资源。其实他一直想开个“摸摸唱”的场子,这个女孩就是让他建立信心的一次,所以场子一直没开成只是资金不足而已。有天他酒喝多了告诉这个女孩他有很多资源可以带她赚钱;女孩没说什么,说她先考虑一下。有一天,突然女孩在微信上跟他说她很缺钱,他问她缺多少,她说她缺一万四千多,他二话不说就把昨晚玩九点赢的钱转给她了,女孩为此很感动就一直记得他。
认识女孩的时候她十八岁,还吸毒,她妈妈身体也不好,他还跟女孩去医院看了她妈妈。他说很多女孩也是因为短时间内需要大量的钱,才迫于生活的压力去做小姐的。这个女孩也是如此,当她决定和他一起赚钱时候,他便先和这个女孩云雨了一番,然后才把这个女孩带到身边接客,而介绍给女孩的客人也都是他的朋友和战友以及互相引荐的人。有一段时间他带她去称为“移动酒店”的地方上班,这是一个地下车库,上班的位置非常隐蔽,他解释说这几年扫黄太严,很多嫖娼的地方都改为流动性了,今天这个地方明天换那个地方,不同地区场子的老鸨还会互相调换女孩来吸引客人,他说现在整个武汉都流行这模式。地下车库也是改造过的卖淫场所,在这里上班的女孩都要穿上性感的“制服”。等女孩陪客人间隙,他会当下场子的帮手,偶尔有客人要点哪个女孩,他就帮忙传唤一下,所以整晚身边都在穿梭着不同模样的女孩,有一次她叫另外一个女孩上班,那女孩挺着胸翘着屁股面带抚媚向他走来,靠近他的时候,随即把她那性感的气球往往他脸上轻轻一甩,然后扬长而去。这一次他脸红了,后来胆子也就大了,只要那女孩从身边经过,伸手过去就是狠狠揉一把,不是胸就是屁股。女孩也不会说什么,再说淘气一下谁会说呢?反而这俩人感情还加深了,当他准备离开那地方后,这女孩没收钱就跟他做了一次爱。
那个带她上班的女孩,他们“亲密”合作了半个月后让他赚了几万块钱,后来女孩跟他说太累了就这样没做了。到今天两人微信谁也没删谁的,一直保持着朋友关系。
Laura Fygi – Besame Mucho
   给老板当司机也不容易,刚开始迟到一两次老板也就训斥他一下,后来老板实在忍不住了就跟秘书说以后他迟到一次就扣他两百块钱。有一段时间因为得了疱疹在家修养了一周,月底回到公司去领工资,老板跟他说你啊工资扣完了,结果一分钱都没领到。老板的形式作风比较有原则,所以他不管以后玩的再晚第二天都会准时到公司。他说是给国企老板开车,其实一个月开不到两次,他说他也不想给老板开车,嫌弃给老板开车太累了。现在他没事就在办公室待着,公司偶尔会让他打打文件,本来有时候一个文件字数也不多,因为拼音不好他要查查百度把一个文件打上一整天。老板风格虽然比较强硬,公司的人都很敬畏他,因为一次机会早些时候他和老板就在一场饭局上相识了,那时候他还在当兵,老板看他一身正气,这种机缘下让他们很早就加了微信,连他家人都很惊讶;后来没工作就跑去给这老板当司机了,同时也因为有家人这层关系,所以老板在生活上处处也都很照顾他。老板的老婆更是喜欢他,甚至要把她侄女介绍给他,不过那个侄女将近有三十岁估摸算的话大他有一轮,她是干部疗养院的护士,而且是一家国家重要单位,一般人还进不去,所以混到里边去有硬的关系才行。就平常来说老板的家族子女出门在外都是豪车进出,从这一点看出老板家族背景是很好的。关于侄女年龄问题,他说大点就大点吧,要是和老板侄女在一起至少要奋斗十年!他把这事告诉了家人,他爸妈也是高兴不得了,一家人都是满口答应,还不忘叮嘱儿子让他用点心要把老板侄女追到手啊。他说年龄不是距离,介意倒不介意,他说只是有一点让他很难接受。是有一次他和她侄女出去吃饭,她侄女点了一份吃的,他本身就没什么胃口也不喜欢吃这个,更夸张的是她侄女声带好像还有点问题,一说话声音粗旷的像个男人,第一次见面她就说了一句:我叫你吃你就吃啊!他愣了一下,捱不住尴尬只好拿过来吃掉。经过一段时间了解,他逐渐摸清了老板侄女的生活爱好和性格,有一天在跟老板老婆聊天,他说:你侄女在生活方面很强势,平常也不怎么出门,最多下班喜欢去酒吧坐坐,酒量肯定也很好,她喜欢吃什么我都知道。。。在听完他讲的这一番话后老板老婆深受震惊,觉得这小伙子对自己侄女太用心了,居然把自己侄女说的这么明白,冥冥中察觉到俩人应该挺合适的,马上就把她侄女微信推给他了,还颇有感触的说:小王啊,你们要好好聊!要是把我侄女追到手了,结婚之后我就送你一辆好车,一个铺面,还有一套别墅。
他说他倒不介意她强势不强势,只要是幻想到跟老板侄女在一起做爱,她那声音要是“啊 啊 啊”的像个男人一样咆哮,估计他这辈子都硬不起来。所以至今他也没敢加他那侄女微信深入了解。
Stéphane Pompougnac – Perhaps, Perhaps, Perhaps

噩梦中惊醒

我从噩梦中惊醒,出了一身的热汗,黏糊糊非常难受,脑袋左右摆了摆没看到手机,抬头才发现手机放床前的桌子上,拿过手机,看看时间早上六点。梦境就不说了,比较恐怖。(你懂的)希望我早点忘掉这个梦吧!不好的梦是不值得记忆的,应该说丑陋的事物都不值得记忆。不过前几天做了个美梦,梦里面我突然有了2000万😅,还想着要不要买台超跑之类的奢侈品;后来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要谨慎的花这几千万,将钱用在该用的地方,要是挥金如土买些物什之类享受就太没必要了,不仅浪费了一个机会,也浪费了时间花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不提昨晚的噩梦,我还记得在那晚的美梦中————花钱的惆怅让我倍感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