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粗暴

寒冷你给了黑夜什么
让温暖的人 迫切的想离开
二月春阳的南方
你哄不睡那些守夜人
寒冷你给了人一个痛快
他可以不再想你
也融化了南极酒馆冰封的心


来吧 干杯
脱掉衣服  让我看你肉体
来吧 喝完
咬碎我的衣服 打我


寒冷,你在那皮囊之上
你欺骗了所有人
一个不管包裹着再严实的人
这种审判,无处不再侵蚀
好吧
你为什么喜欢我,喜欢我们?


看着我 别撒谎
男孩:你的美丽微不足道
看着我 说真的
女孩:你的柔情一文不值

周公大礼

 一九六八年,
二月十四号
你看你
又跑来和我约会
我们在儒家开了一个房
这又是一次良久的相遇
我会火力全开
奔向那山坡去采摘那山野的桃花。
直至夜深,
我们还能看到漫天繁星,
说到你困了

穆斯林女孩

 2019/1/27 多云小雨


    A先生由于下海失误正瘸着腿在大街上晃着,当然这很难避免路人用高度关注的眼光看着A先生。穿过一条大街终于找到了药店,进门时两个带着头巾穿着白褂的穆斯林女孩正回答着华人顾客的问题,其中一位女孩用不太标准的中文问这位顾客:阿莫西林可以吗?


故事来了.


“你好”


听到我的招呼声,gaga依旧用不太标准的中文问我你怎么了。


“我的脚在海底被刺了!”


gaga 啊了一声,我只好尽力的理解她的中文水平,她比起手势说要去那边,我们这边处理不了。我心里不甘,心想这小手指呈五十多度角指的那方向,应该挺远的。不行,不能白跑一趟。我赶紧比划着说。


“不是不是,面积挺小的,你这里有针吗,我自己就行”


gaga听我这么说,会意的笑了笑,就指了指柜台一角的沙发椅,让我去那里坐一下。自从A先生下海脚被刺后,看着那张沙发椅,其实A先生心里是非常没安全感的。
坐下后我捧着我可怜的脚,让gaga看了看。想不到她又啊了一声。


“啊!好多啊!”


看着她吃惊的表情,让我实在好笑。咦?!不过对于她来说这个海边小镇上不是应该很常见吗?


gaga马上就去药柜翻出了一根取血针,拆开后就交给了我。看着她细心的样子,心里颇为感动,赶紧跟她说了声谢谢,她也没说什么笑了笑就跑去前台忙了。


A先生拿着针,紧盯着他左脚那个最大的刺,小心翼翼的开始挑着。


没过一下gaga又跑过来了,我低着头正仔细的挑着。她看了一会儿,轻声的问我痛吗,我说不痛就是很难挑,挑到一半这个刺它就碎掉了。
可能她觉的我些笨手笨脚,于是她又去找了一根取血针来。我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强忍着内心的不安,还是把手放开让她来了。


和很多穆斯林女孩一样,她也是带着头巾,不露出半点发丝,在生活里想看到她们的头发都是件很难的事情。gaga的头巾是黄棕相间的样式,头巾以下就是她秀丽的眉毛,整整齐齐,然而埋头挑刺的她,当然不知道我在这样观察着她。


A先生的可怜的脚,受到如此高规格的待遇,心想要发个朋友圈炫耀炫耀。


趁gaga没注意悄悄从口袋里艰难的掏出手机开心的给gaga拍了几张照。随后就把手机往柜台随手一放,在我还没意识到什么的时候,gaga指了指柜台上的手机,一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等我眼睛瞄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手机屏幕还是亮着的,居然还开着拍照模式。。。。
当我伸手去抓手机的时候,gaga赶紧把手机抢跑了,好像抓到我犯罪的把柄了,理直气壮的举起手机用另外一只手的小手指着手机屏幕质问我。


“为什么要这样”


我就像一个心虚的孩子,只好陪笑。就在我想好准备解释时,她就拿着手指去划相册,好在手机锁屏时拍照仅仅保留当前的照片,gaga看自己没翻到什么就把手机放回了柜台上,当然她没有放弃对我的追究。


看着她这样子心里是想哭又想笑,gaga看拿我没办法,她也就变聪明了,手机放在一边碰都不让我碰,只要我偷偷伸手去拿gaga两个葡萄般可爱的眼睛都会死死盯着我,果真真摆出一副对待坏人的样子。
我以为事情到此就结束了,准备看她来帮我挑刺。结果gaga这次看我这样就不乐意了,马上抬起头嫌弃的对我说道。


“我们一起!”


好啊,你个小妮子,真记得事。听gaga这么一说,我愣了一下,看来gaga还是有点小心思的,怕我又偷偷拍她,不过被她的样子吸引了,不自觉的与她对视了两三秒。心想一起,我的天,我们俩要在我四十一码的脚掌上做作业吗?就这样我们埋着头,她挑上面一部分,我挑下面一部分。


gaga总是比较细心,再加上动作不紧不慢也比较温柔,以至让我都没感觉到她在帮我挑刺,反而我总是自己弄痛的打激灵。


我问,你结婚了吗?没错,我就问这么一句不仅烂套了还油腻的话。


“啊?#!^@%”


我以为她没听清楚,就又重复了一遍。


“啊?!!@#$%^&*”


好吧,gaga真的不懂,可能她真的没学过中文结婚两个字。


你叫什么名字


“gaga(谐音)”


我说是lady gaga吗?她嘻嘻笑了没说话。


谁教你学的中文?


“我的一个中文华人老师啊”


就这样A先生和gaga两个人埋着头,对着A先生可怜的脚,聊起了天。
不一会儿,在两人的协同合作下脚上的刺也被我们挑了差不多了,gaga完成她的一部分后在一边看我挑了一会儿也就跑前台去了。


我正埋着头挑着最后一根刺,耳朵里隐约听到柜台处一个华人不断的再重复结婚两个字,好像在聊天,又好像是在教这两个女孩学中文。后来,我在想难道这个就是gaga的老师吗?是gaga问这个怎么读吗?


处理完之后,gaga指了指她右手中间的戒指,示意问了我一句没听明白的中文,不过我很快我就理解了她在问我这个戒指是什么意思。
我一下子呆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实在想用英文回答,抓了半天的脑袋还是没想出什么合适的词汇,结巴了几下后,我居然没头没脑的重复跟她说了几句。


no girlfriend!


gaga扑哧一下笑了,好像这个事情很好玩,张着嘴调皮的长长噢了一声,她的女同事听到后,也在一边公然的笑了出来。哎,这太尴尬了,这不是明摆着让自己颜面尽失嘛!


处理完脚上的刺后,我问gaga多少钱,gaga说不要钱,我很意外,但还是从钱包里掏出了十马币放在柜台上,她说不要,我说在我们中国一定是要给钱的。


gaga只好默许了。


走时好像想到了什么,脸皮薄又作罢了,看着gaga向她摆了摆手。


“goodbye”


“goodbye”

下海记

 2019/1/27 多云小雨


    今天很衰,在海里游泳,不小心就被不明物体给刺了,我只记得右脚被刺时心里咯噔一下,就赶紧缩了一缩脚游了两下,海水不深准备稳定下重心看看自己右脚的情况,没受伤的左脚以为没事就径直的往海底一踩,结果TMD居然又被扎了!这一次终于没忍住直接哎呦一声喊了出来,船上的几位外国友人听到我奇怪的呻吟,一个个齐刷刷的用疑惑的表情看着我,无奈,我只好忍着剧痛朝着船方向游去,上了船后看了看脚掌的情况,一处处针眼,还保留着几根原汁原味的硬刺,甚至还有很多都已经都扎到肉里面去了。再之后只要看一眼自己可怜的脚,就好像看到了一个个恶心的寄生物准备永久定居在我的脚里,心里非常的不完美!船长很淡定,在我刚上船时,喉咙里仅仅咕噜了一声就没然后了,看来这肯定也不是什么大事。因此我也很装逼的与船长一路淡定了下来。
    自从上了船我就捧着自己可怜的脚,捣鼓了很久。我知道伟大的穆罕穆德真主是万能的,当我抠着自己的脚时, 一个奇葩的想法冒了出来:难道是自己脱光了衣服留个裤衩下海,因而遭到了真主的惩罚?话说回来,我们一起出海的有两艘船,我就坐在其中一艘,只要船在海上抛锚船长就会用绳索将两条船互相连接在一起,而这两艘船上刚好百分之八十全部都是穆斯林信徒,并且他们好像也都不会游泳,下海时全部都穿上救生衣,衣服一件不脱就往下跳,而穆斯林女孩们连头巾也是不脱的。就这样,然而我一个chinese就当着他们面脱光了衣服仅仅就留件裤衩,光着膀子在这些女信徒面前“摇晃”着隐藏的大象,想到这里,也许穆罕穆德真主是真有些看不下去了,所以就想了这么个方法教训了我一下。其实自己好在不是最倒霉的,看到有几个类似像我这种情况的倒霉蛋上船后,我都会装作很惊讶的oh~一声,而他们回应我的尬笑,告诉我其实你们也不过如此。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