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梅丸加减治疗失眠

        王中琳教授为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脑病科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从医执教 20余年,注重中医理论的学习与临床的研究,坚持运用中医传统的方法结合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医。临证习用经方、善用经方,并在精读本草经典著作、熟谙药物性能的基础上巧妙加减药物,临证疗效显著,深得患者好评。王教授治疗失眠独具心得,验案颇丰,现从其使用乌梅丸加减治疗失眠角度试述之。

        失眠,又称入睡和维持睡眠障碍,中医又称“不寐”、“不得卧”、“目不瞑”,是以经常不能获得正常睡眠为特征的一类病证,可以表现为入睡困难、易醒,早醒,以及醒后难以再次入睡。由于患者夜间睡眠时间减少、睡眠质量无法保证,日间可出现多种不适感,如:瞌睡、乏力、心烦易怒、紧张不安、双目干涩、头昏头胀、耳鸣等。

        乌梅丸首见于东汉张仲景的《伤寒论》第338条,由乌梅、细辛、干姜、黄连、当归、附子、蜀椒、桂枝、人参、黄柏十味药物组成,主治蛔厥和久利证。后世医家在临证中不断扩展运用本方,特别是现代,人们对乌梅丸的运用越来越广泛,但多用于脾胃、肝胆、妇科系疾病。王教授临证中谨守仲景“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之训,发现对于部分失眠患者,使用乌梅丸加减治之,颇为对证。现举验案2则:

        验案一:周某,女,35岁,主诉“眠差3年余,加重2个月”。患者3年来由于工作原因睡眠时间不稳定,出现入睡困难、眠后易醒,夜间睡眠约5小时,自诉平日服用健脑补脑类药物,效果不佳。近2个月来眠差加重,梦多易醒,醒后难以再次入睡,夜间睡眠约3-4小时。平素易心烦,纳可,大便不成形,日1次,小便可。舌质暗红,苔薄黄,脉浮弦。予乌梅丸加减治之,药物组成:乌梅20g、党参12g、当归9g、炮附子6g、桂枝6g、干姜6g、川椒6g、细辛3g、黄连12g、黄柏9g、酸枣仁30g、元胡30g、木槿皮15g 7剂,日一剂,水煎服,早晚分服。二诊患者睡眠好转,大便成形,原方稍有化裁继服14剂,失眠得愈,随访半年,未再复发。

        验案二:田某,女,37岁,主诉“眠差2年余”。患者2年前因工作原因睡眠不规律而出现眠差,现症见:入睡困难、梦多、睡1-2小时即醒,醒后难以再次入睡,甚至彻夜不眠,昼日神倦体乏,头晕眼花、心烦不安、易头痛心慌、常有耳鸣。纳可,大便稀,夜尿频。舌质红,苔薄白,脉细弦。方予乌梅丸加减,药物组成:乌梅20g、党参12g、当归12g、炮附子6g、桂枝6g、干姜6g、细辛3g、川椒6g、黄连12g、黄柏9g、酸枣仁30g、元胡20g、磁石40g、阿胶12g(烊化) 7剂,日一剂,水煎服,早晚分服。二诊眠差、便稀好转,耳鸣未曾出现,药证合拍,原方继服14剂,失眠得愈,随访半年,未再复发。

        按:失眠,可由他病影响而致,也可由机体气血阴阳失调引起,王老师认为治疗失眠,必须重视“审症求因”的原则,分清继发性失眠与单纯性失眠。若患者失眠继发于原发病之后,当首要治疗原发病,原发病得到治疗减轻,失眠自会缓解甚至痊愈。对于单纯性失眠,可宗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五版教材所述,病理变化总属阳盛阴衰,阴阳失交,从肝火扰心、痰热扰心、心脾两虚、心肾不交、心胆气虚等角度治之。但又当灵活应变,因为仅上述五证并不能总括临床中所有失眠证型,需要谨守“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的辨证论治原则,实事求是的分析患者当下的病理病机,灵活运用经方、时方相应治之,切勿死搬教条,胶柱鼓瑟。此二则病案,患者均有心烦不安、寝寐难成之症,似可从心肝火旺角度治之,但详询病史,病人皆有大便偏稀的症状,综合考虑,二者皆属上热下寒、寒热错杂之证。张仲景在论述乌梅丸方治中有“其人躁无暂安时”、“复时烦”、“久利”之语,且从乌梅丸方药组成分析,此方确为寒热并用、温清同施之法。《医宗金鉴》也有“此药之性味,酸苦辛温,寒热并用,故能解阴阳错杂,寒热混淆之邪也”之语。再者失眠为病,总属阴阳失交,而厥阴为病,亦是“阴阳气不相顺接”,参考厥阴之治,采用上清下温,顺接阴阳之法治疗此类失眠当为可行,而若无视寒热错杂之实,因上热而盲用清下之法,上热未必即去,下寒必加更甚,利必不止。乌梅丸中乌梅味酸,当归味甘,酸甘化阴,能益肝阴,养心血;川椒、细辛味辛而麻辣,可通阳疏肝,散寒破阴;黄连黄柏苦寒泄热,可除扰心的邪热;附子、桂枝、干姜辛甘而热,既可温中除寒止泻,又有防连柏苦寒败胃之意;党参可培运中土,又与乌梅、当归合用达到气血双补、养心安神的目的,诸药合用,共奏清上温下、调补气血、交通阴阳、安神助眠之功。案中处方加用酸枣仁、元胡、木槿皮、磁石、阿胶等药,因其皆有加强助眠安神之功。加用酸枣仁,取其补肝醒脾、益心安神之用。《本草经疏》载:“酸枣仁,实酸平,仁则兼甘。专补肝胆,亦复醒脾。熟则芳香,香气入脾,故能归脾。能补胆气,故可温胆。母子之气相通,故亦主虚烦、烦心不得眠”,《本草害利》亦谓其“补心猛将”,“用疗彻夜无眠”。元胡,为行气活血要药,其可行血中气滞,气中血滞,气畅血行,心神自安。木槿皮,《本草拾遗》载“作次服之,令人得睡,并炒用”,《医林纂要》中尚有“去热,安心神……治心烦不眠”之语。磁石,《名医别录》载可“养肾藏,强骨气,益精除烦”,《本草纲目》载可“治肾家诸病,通耳明目”,病案二患者神倦体乏,心烦不安,耳鸣眼花,用之正为的对。阿胶功可补血滋阴,用治眩晕心悸、心烦不眠。全方既取仲景乌梅丸方精妙配伍以中寒热错杂之病机,又合理加用安神助眠之药,标本同治,故能取得较好的临床疗效。

程爷爷验方整理

一些笔记:

陈爷爷经常开一些食疗的方子,本以为食疗方效果肯定不如汤药好,后来看到程爷爷的医案细想一下十分震惊,心想日后一定要效仿这种方式给病人开方。

1.掌握配伍剂量药性

一个好的方子应有清晰的配伍,剂量,以及明确的治疗原则。
药性要掌握的十分清楚,不同病要用不同的药,因为不一定这种病用这种药就有效,某种程度上讲可能存在因人而异的情况。有言:同病异治,异病同治。
药有三焦升降,切忌在不了解药性的情况开方,否则看起有效实则无效,这不仅给病患带来烦恼也给自己增加负担。
开方尽量要简单,方子复杂了不好掌握,如果能用单方就不用经方。

2.注重食疗方

食疗方优点:
1.让病人觉得自己的病不严重,不仅有吃有喝还能治病。
2.兼美味并有治疗作用。两全齐美。以人为本嘛!

食疗方特别重要,在向程爷爷学习的过程中,程爷爷很多时候开给病人的方子都是食疗方,单方常与动物肉及内脏为伍,这是一个好的方式,病人不仅吃好喝好还能调理好身体。还有一个不传之秘就是,在烹饪食物的过程中,增加一些玄学的烹饪技巧,比如炖煮过程中不能让病人闻到食物的气味,炖煮好后端给病人服用时不要告诉病人是什么让他服用就可以了。这种技巧种类五花八门,个人认为同时在给病人的精神起到治疗作用。虽然这有点反科学,不过更像是生命哲学里一件有意义的形式,值得参考也值得推崇。不要问为什么,因为这没什么。

3.注重针灸疗法

针灸对预防起到重要的预防调理作用,在病未发作时调理身体气血阴阳,达到抗病防病的效果。

《灵枢·逆顺》:“上工刺其未生者也,其次刺其未盛者也,其次刺其已衰者也。下工刺其方袭者也,与其形之盛者也,与其病之与脉相逆者也。方其盛也,勿敢毁伤;刺其已衰,势必大昌。故曰: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此之谓也。


程爷爷聊到从部队回乡时感叹: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得志猫儿雄过虎,落毛凤凰不如鸡

消肿止痛散

海金沙 芒硝 冰片 白芷等量研末调红糖水外敷,1-3天内常换。

肺结核

治疗12例全部痊愈。

食疗方:桑树根皮。。。炖猪肉 待补充

口腔溃疡

1.乳香 白芷 研末漱口

2.白毛夏枯草(特苦)

口含维生素C治疗,以及云南白药牙膏(刷牙时间适当延长),云南白药粉

疝气痛

十三香调水喝

血瘀证心率失常.失眠

酸枣仁5g 远志5g 柏子仁5g 丹参5g

食疗方:猪心蒸酸枣仁

重用五味子的点滴经验

五味子不仅有收敛之功,我们体会重用(20~30克)时更有补养五脏之用。

如生脉散中妙用五味,不仅敛肺生津而聚耗散之气以敛汗,而且有调养五脏、益气补虚之功,临证时不可忽视。

泌尿系感染以湿热下注证多见,对久治不愈反复发作病例,我们常在八正散基础上重用五味子和柴胡,用柴胡升发清气,疏通三焦,推陈致新;用五味益气补肾,兼有收敛,勿利太过,能减少复发加快愈程。

慢性肾炎和肾功能衰竭表现以肾阴亏为本,重用五味子合六味地黄汤加减治疗效果良好,五味子重用时其滋阴之力类似山萸、枸杞、熟地等药,且无滋腻之过,又对消除尿蛋白有一定作用。

外感咳嗽初起,医者畏五味收敛而少用。我们治外感寒邪之肺寒咳嗽,用五味子配辛温发散药,以辛散药温脾肺治咳,用五味子敛气归肾治咳,一开一阖,相反相成,并无留邪之弊,是外感咳嗽初起亦不禁用五味子,但必配辛散乃良。

若肺气不足累及宗气所致喘证,于大队补肺益气升提药中加入五味子,更能发挥补养五脏,益气补虚之力而起沉疴。

如我们曾重用五味子抢救一例肺心病合并心衰、呼衰患者,咳喘不能卧,吸多呼少,咯痰气怯,口唇青紫,心慌自汗,脉沉细而结。

经用五味子30克,黑附片15克,白术15克,干姜15克,葶苈子10克,五加皮15克,桂枝15克,赤芍15克,丹参30克,人参10克,黄芪45克,炙甘草10克,十八剂。

临床控制。随访一年未复发。

您身边的中药——鸡蛋壳

小小鸡蛋壳,中医给它很多美誉,如《医学入门》称鸡卵壳,《纲目》称凤凰蜕、混沌池,《医林纂要》称其为混沌皮,《中国医学大辞典》称鸡子蜕。其性味甘平,有清热、补血之功,临床不但可广泛治疗胃痛、反胃、小儿佝偻病、各种出血、眼生翳膜、头身疖疮、化脓性中耳炎,过敏性皮疹、荨麻疹、支气管哮喘、胃酸过多、口臭等病症;而且还是一味天然的物美价廉的补钙、补镁、补磷的良药,研究资料显示:其中,含碳酸钙占91.96~95.76%,有机物占3.55~6.45%,余则为碳酸镁、磷酸钙及胶质等。而且壳的色素含有卟啉,卟啉在动物体内主要存在于血红素(铁卟啉)和血蓝素(铜卟啉)当中,卟啉在人体血细胞载氧进行呼吸过程中起关键作用,因此可用于皮肤卟啉病的治疗。其入药多以散剂,常焙黄研极细末,内服1.5~6g/次,日2~3次口服;外用多煅存性研末撒或油调敷。

论五味子善治早醒(附:五味早醒汤)

当代中医大家李培生先生善重用五味子治疗失眠,用之临床,或有效者,或有不效者。经反复实践,发现失眠之证,主要表现为早醒或反复觉醒者,重用五味子确有奇效。曾治一女性患者,入睡容易,但睡眠不实,反复觉醒,至早晨则头脑昏沉,神疲乏力,如同未睡,诊为气血两虚,予归脾汤不效,原方加用五味子60克,当晚即安睡整夜,猛悟早醒一证,缘于心神不能收摄。又治一男性患者,患失眠多年,多处求医无效,西医建议服用抗抑郁药物,患者恐其依赖和不良反应,不敢服用。现每于清晨4点早醒,醒后无法再入睡,伴有神疲乏力,健忘头昏,记忆力减退,情绪低落,疏方如下:五味子60(打碎先煎),刺五加15,炒枣仁30(打碎先煎),生龙骨30(先煎),生牡蛎30(先煎)。服药7剂,即可安睡,精神体力大增,情绪随之好转,顽疾悉除。此方用于失眠早醒兼有健忘、心悸、神疲之证,佳效可期,名之为“五味早醒汤”。

经曰“阳入于阴则寐,阳出于阴则寤”,阳气既已入阴血,何以复出?考其根本,气虚不能收摄故也。气者,神之本,气足则神旺,气虚则神衰涣散,不安其所,故时时早醒。察早醒患者,多半神疲乏力,头昏健忘,情绪低落可为明证。是以补气敛神为治疗早醒之关键。

五味子为《神农本草经》上品,“味酸温。主益气,咳逆上气,劳伤羸瘦,补不足,强阴,益男子精。”因其五味俱全,故名五味子,然以酸味为主。孙思邈谓“五月常服五味子以补五脏气。遇夏月季夏之间,困乏无力,无气以动,与黄芪、人参、麦门冬,少加黄檗煎汤服,使人精神顿加,两足筋力涌出。生用。六月常服五味子,以益肺金之气,在上则滋源,在下则补肾。”《用药法象》载五味子“补元气不足,收耗散之气”,是其关键功效之所在。“五味早醒汤”重用五味子以补气强阴敛神,刺五加助其补气,炒枣仁助其强阴,龙骨入肝以安魂,牡蛎入肺以定魄,魂魄者心神之左辅右弼也,诸药合用,则心神之耗散得以固敛,自可安眠无忧矣。

湖北李培生先生善重用五味子治疗失眠,其临床经验方为“五味安眠汤”,特录于下:

五味子50g,茯神50g,合欢花15g,法半夏15g。

贺再耕先生1963年在《山西医学杂志》撰文介绍了失眠的自我按摩疗法,对醒后不能再眠者,颇多效验,特录于下:

1、磨热手掌,以左手掌摩擦右上肢,右手掌摩擦左上肢,各三十上下。摩擦时右下向上,促使血液循环,静脉血回心。

2、两手掌互磨生热,先摩擦左下肢,次摩擦右下肢,由下而上的摩擦,促使血液回心。(注:各30次)

(1)盘坐(不能盘坐,便坐亦可),两眼垂帘稍留一线之光,以意内视丹田,排除杂念,右手掩住肚脐,同时舌尖顶上颚,宁神于內肾(腰子),数息(一呼一吸为一息)八十一次。

(2)把舌在齿外唇内上下左右搅动数十次,待津液满口,分三次慢慢咽下,咕咕有声,以意送到丹田(脐下一寸五分)。(注:重复9次)

(3)两手掌互磨极热,擦两足心各一百次,用意吸(热)气入涌泉穴,稍停一下,如是九次。

温药随笔

白天是阳气最足的时候,而晚上是阴气最重的时候

阳虚的人在白天如同一堆未尽燃的柴火,此时服用温补药如同加大一些火力使柴火烧的更彻底一些。如果在夜晚使用温补药,本身体昼夜轮转,此时再使用温补药就像在未燃的柴堆中放入一火炭,虽不会爆燃,但夜火中烧必扰其心神,使阴气难入肝迫魂游散难归。

【朱进忠】肥胖的治疗

肥胖,中医没有与此完全相对应的独立病名。根据临床表现,以腹满为主的,称胀满;浮肿较重的,称浮肿;心烦,胸满为主的,称郁证。

【辨证论治】

(一)痰湿阻滞证

临床表现: 脘腹胀满,午后至前半夜加重,上午减轻,日渐肥胖,全身憋胀,疲乏无力,走路,登高、弯腰时均感气短,下肢轻度浮肿,口干,舌苔白,脉弦滑。治法:燥湿化痰,理气消胀。

方药:木香顺气丸加减。

木香10、香附20、半夏10、

陈皮10、神曲10,砂仁10、

莱菔子10、枳实10、茯苓10、

白术10、桔梗10、甘草6、

槟榔10、大腹皮10

(二)气血俱虚、气滞血瘀、痰湿壅滞证 

临床表现: 肥胖,腹满腹胀,全身憋胀,下肢浮肿,月经涩少,舌苔白,舌质暗,脉弦滑。

治法:益气养血、理气活血、燥湿化痰。方药:参芪丹鸡黄精汤加减。

黄芪30、丹参30、鸡血藤30、

夜交藤30、党参10、苍术15、

白术10、青皮10、陈皮10、

当归10、生地10,黄精10、

柴胡10、三棱10、莪术10、

薄荷3、莱菔子10、砂仁10

(三)肾气不足,痰湿郁滞证

临床表现:肥胖,腰腿疼痛,下肢浮肿,足冷,舌苔薄白,脉沉弦。

治法:温肾利湿。

方药:济生肾气丸加减。

生地15、苍术10、茯苓10、

肉苁蓉10、泽泻10、丹皮10、

附子10、肉桂10、五味子10、

怀牛膝10、车前子10。

辨证论治时应注意的问题:

本病以气虚痰湿为多见,若病程较久者,往往出现气滞血瘀,因此治疗本病,首先要益气燥湿化痰,及其病久时,必予活血通络。

本文选自:《朱进忠中医临证五十年心得录》

转自:https://user.qzone.qq.com/165629348/blog/1562393779

口臭医案3

女,财务人员,42岁,性格开朗,乐观外向,谈吐大方,人脉较好,比较合群,颇具优越感,唯有口臭一证甚为苦恼,偶有尴尬局面,令人难堪。于9月17日诊,自述:口臭严重,早上起来口苦,口臭在月经前后最严重,月经正常。手脚指尖发麻,手臂特别怕冷,流汗,喝水多但不觉得口渴,喜欢喝冷开水,大便结燥,吃辣椒后拉肚,吃饭可,睡眠可,唇乌,舌淡白。
处方:熟附片20g ,干姜20g ,生姜30g, 砂仁20g , 白蔻仁15g ,丹参15g ,麻黄5g ,细辛5g, 桂枝20g ,怀牛膝15g ,甘草10g, 杜仲10g。
9月19日二诊:上方吃一剂后手板冒汗,手臂没有那么怕冷了,口臭,口渴比以前有所加重,其余症状没有什么明显变化,嘱上方续服2剂。
9月24日三诊:手脚指尖已不麻,手脚心有点发热,早上感觉有点热,口苦,口臭好些,舌淡白,唇红。上方去麻黄,细辛,桂枝,加白芍30克,龟板克10(先熬),黄柏20克。
9月27日四诊:一剂后诸症减轻,熟附片改为50克(先熬1.5h),其余不变。服药2剂,于国庆节后诸症俱除而停药,随访一年余身体健康。
按:口臭一证常由肠胃热重而引起,用药清肠胃热即可。口苦一证常由肝胆热重引起,用药清肝利胆即可。然而本案重症口臭,口苦及其兼症却是阳气虚弱,阴寒上僭引起,用药以四逆汤加味治之。幸而患者信心坚定,不然一剂药后,见口臭,口苦症状加重认为药与病反就更换医生不来了,那就就功亏一篑了。有好医生,还得有好患者!

口臭医案2

女,26岁,8月21日初诊。主诉:口臭3个月。病史:3个月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口臭,未曾治疗。刻诊:面色不华,目下黑,干呕,口臭、膝冷,白带多不黄,月经量少,苔白稍厚,质淡白,脉弱。
中医诊断:口臭。
阳虚证。
治以温补阳气。
处方: 制附子10克, 干姜20克 ,炙甘草10克, 白术30克 ,党参30克, 巴戟天10克, 肉苁蓉30克, 黄芪30克 ,山茱萸30克, 乌贼骨30克, 煅龙骨30克, 煅牡蛎30克 。7剂。
2、外用方 :川楝子20克,10剂。每日1剂,水煎200毫升,含漱,每次15分钟——30分钟,1日5次。服后来电话说:口臭、带多已愈。
按:阳气不足,不能推动血液上华于面,就会面色不华;肾阳不足,水色上泛,就会目下黑;脾阳不足水湿内停,胃气不降,反而上逆,就会发生干呕;脾胃浊气上泛于口,就会发生口臭;阳虚不能温养四肢,就会膝冷;阳气虚失于固摄,就会出现白带多而不黄;阳气虚,血液生化无源,月经量就会减少;苔白稍厚,质淡白,脉弱都是阳虚的现象。1诊时处方,用四逆汤温补元阳,加巴戟天、肉苁蓉补肾温阳;党参、白术、黄芪大补阳气,山茱萸、乌贼骨、煅龙骨、煅牡蛎敛肝固脱、止带。用药对证,取效快捷。
川楝子性味苦寒。《医林纂要》说它能:“泻心火,坚肾水,清肺金,清肝火。” 《本革求原》说它能治:“牙宣出血”有“杀虫。”的功效。所以用来外用含漱,可以起到清洁口腔的作用。

口臭医案

男,23岁。3月12日初诊:口臭七八年,屡犯不减,便溏,尿黄,畏冷,眠差,手足心出汗,纳可,舌淡胖润苔黄腻,脉左弦寸弱,右滑。曾经省内名医多人治疗乏效。
如此长期口臭,且经名医治疗无效,再观其脉证,显属阴证引发,前之名医必按胃火论处,无怪乎乏效。今以四逆汤处之。
干姜30 g,附子30 g,炙甘草60 g,红参10 g,肉桂10 g,砂仁10 g,茯神30 g。7剂。
复诊:口臭显减,便溏亦减,眠差转为正常。附子逐渐加至90 g,终收全功。
按:此例口臭,前之所治名医皆省内顶级名医,其所以屡治乏效,皆因不识阴火之故也。